新闻通知

创业九周年的一点反思

发布日期:2020-09-15 17:50 浏览次数:

今天是苏州科铭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九周年的纪念日。
作为创始人,我本来应该照例给全体员工鼓鼓劲儿的。尤其是今年遭遇了新冠疫情,给公司经营造成一些困难的情况下,就更加应该如此。
只是最近我司前销售人员赵伟在职期间“飞单”,给我造成了很大打击,不得不在昨天,也就是我司成立九周年纪念日的前一天,公开通报此事。
我就此事再发一点反思,算作创业九周年的纪念吧。
昨天通报的附录中提到了:张彩霞、王黔和赵伟。
1. 张彩霞
我苏大同事的硕士研究生,九年前创业时就加入我们团队,是初期团队的核心成员,对我司早期的销售工作做出了重要贡献。为了感谢她的贡献,在按照其销售额正常计算提成外,(1)在创业两年半公司开始扭亏为盈后,按照原始股价,让其在公司存入三万元,由我代持,算3%股权,每年按照3%的股权分红,离开公司时退给其三万元;(2)在其结婚后,为解决其两地分居的困难,破格招聘其丈夫苏艳孟为我司销售人员(其专业是纺织工程类,并不符合我司对销售人员的专业要求);(3)在其丈夫苏艳孟办理离职期间,其公公被发现患了重病,我司提前预支十万元用于其公公治病。
结果其丈夫于2017年底离职后忽悠我司在哈尔滨的经销商,于2018年5月合作成立了苏州博铭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直接与我司竞争;张彩霞自己在2018年休完产假后,偷偷带走我司历时6年多自主研发的数百种生化试剂盒配方,在我司做销售期间积累的用户和经销商信息,与其丈夫苏艳孟一起,以谢红收为马甲,于2018年8月又成立了苏州格锐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直接与我司竞争。
2. 王黔
我司色谱测定技术前研发人员,负责色谱部门仪器设备购置、人员招聘和研发管理工作三年多,我司甚至承诺借其五十万元作为其购房首付款。在2018年底提出离职,理由是回常州,帮亲戚做校外培训。根据其请求,在其事实上离职后,我司还代其缴纳了数月社保。
结果其利用其担任我司色谱部门负责人期间掌握的色谱测定技术研发资料和处理售后时收集的用户信息,在2019年初就已经在苏州工业园区成立了苏州梦犀生物医药科技公司,与我司直接竞争。甚至,近期还勾结我司当时还在职的销售人员赵伟飞单,飞单也就算了,还欺骗用户说是我司(苏州科铭)接的单。
3. 赵伟
由其在我司工作的同学嵇介绍入职。入职后即委以代测主管重任,一年后又根据其意愿转为销售人员。
结果不仅离职后短短一个月就给我司造成了几起麻烦,甚至在职期间就已经勾结我司竞争对手,做出损害我司和用户利益的飞单,严重影响我司声誉。
总结一下:1. 张彩霞、王黔和赵伟都是苏大毕业生,而我是苏大在职老师,甚至还给张彩霞和赵伟上过课;2. 张彩霞、王黔和赵伟我都曾经委以重任,甚至给出了超常规的信任和待遇。
结论也就呼之欲出了:张彩霞、王黔和赵伟做出上述行为,固然有他们自己的责任,我作为老师和老板一样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甚至责任更大,不仅没有教育引导好他们,而且还给其超出常规的待遇和重任,促进他们膨胀了!
我的一点感慨是:对员工不能拔苗助长,只能依次培养,首先是“各尽本分,合法合规”,其次是“相互尊重,合情合理”,最后是“各尽所能,相互成就”,企图跨越式培养,总归是要失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