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通知

@苏州科铭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新老用户

发布日期:2020-09-14 16:53 浏览次数:

情况通报(出于保护用户,已对部分信息做了模糊处理
2020年9月4日,山东省农科院某课题组收到我司原销售赵伟(已于8月1日从我司正式离职)提供的代测数据报告和发票,愕然发现发票由苏州梦犀生物医药公司而非苏州科铭开具。
遂与我司核实具体情况。核实情况如下:7月27日该课题组研究生与赵伟联系代测事宜,赵伟以苏州科铭的销售人员的身份,却安排该研究生把样本寄送到苏州工业园区金鸡湖大道99号苏州纳米城西北区02幢402室(苏州梦犀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地址),具体检测情况未知。
我司在核实情况后,首先对上述课题组老师表示歉意,并且承诺以优惠价格帮助其重新进行测定;其次鉴于赵伟已经离职,我司拟寻求合适的处罚措施,包括提起劳动仲裁,收回给其的离职补偿金等;最后公开曝光此事,争取让更多的用户知道,不再上当受骗。
我司的试剂盒和代测质量,我司当然负完全责任,但我司绝不愿意掠美友商,替友商背锅。
友情提醒广大用户:试剂盒或者代测质量不靠谱,轻则测定失败,严重耽搁研究进程,被骗财(损失科研经费),重则拿到假结果,据此发表研究论文,一旦被发现,导师被开除,研究生被剥夺学位,被害命(研究生命被终止)!
呼吁用户:
1. 通过我司官网上公布的联系方式咨询我司,
2. 收到试剂盒后联系我司,确认该批试剂盒是否由我司发出,
3. 确认代测合同是否有苏州科铭公章,
4. 最重要的是确认发票抬头和开户行信息是否为苏州科铭,
5. 论文投稿前与我司确认是否由我司提供的试剂盒或者代测服务。
提醒友商
测定外包的红线是测定结果造假,一旦有用户被造假,并且被发现,被开除,被剥夺学位,用户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必然坚持揭露,你就会彻底丧失信誉,被所有用户抵制和抛弃,关门大吉。
 
附录:几封邮件(原文照抄,仅仅去掉了具体折扣和两个前员工的具体名字,其余未作改动;其中1、2、4三封邮件迄今未收到回复,3收到了回复,但是未征求到该主人的同意,暂时不能公布
 
1. 2020年9月8日9:21,赵林川发给张彩霞(张彩霞系我司原销售人员,2018年离职后创办苏州格锐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这封邮件是写给王黔的。因为部分内容牵涉到你,所以觉得也应该与你分享一下,或者对你也有一些参考价值呢。
 
2. 2020年9月7日11:59,赵林川发给王黔(王黔系我司原色谱部门研发人员,2019年离职后创办苏州梦犀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改了几个字,显得严谨了一些。重新发给你。以后与用户沟通,与经销商签协议,你都要更加严谨一些。此前你在我司时,与用户沟通就不够严谨。
 
王黔你好!再三斟酌,我觉得还是要把心里话告诉你。能否听得进去,那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1 关于你偷走我司色谱测定技术资料和部分用户信息,创办公司与我司直接竞争一事,我个人虽然觉得不爽,但是有苏、张二人类似的事例在前,倒也能够理解和接受。
2 在上述情况下,你居然能够提出与我司合作,请我指点并且分一些单子给你司,真是出乎我的预料之外,我都忍不住有点佩服你了。至少脸厚这一点你比我强得多,也比你的师兄苏艳孟和师姐张彩霞要强。
3 在我不与你计较的情况下,近期你背着我做了不少小动作,各种碰瓷我司,甚至勾结赵伟,不仅把我司老用户介绍给你,而且还忽悠用户是我司接的单,直至用户看到发票才发现有诈。
4 测定外包行业有其特殊性,作为厂家又明显不同于经销商:只有高效率地为用户提供可靠真实的测定数据,才能真正长远赢得用户的信赖。你和苏对此一知半解,却热衷于各种营销手段,甚至不惜碰瓷,几乎是不可能赢得用户和经销商的长期信赖的。
5 苏和你都是通过不法手段从我司偷走技术资料和用户信息的,你们必然会担心员工将来同样对待你们。员工这么对待你们,不会有心理负担,因为你就是这样的人啊,员工只是有样学样,不让自己的老板专美于前而已。
一个员工和老板严重相互不信任的公司,怎么会有竞争力?
      此前我曾经当着你的面评价张:当公司要求销售人员删除掌握的配方,而张决定偷偷留下配方时,张的心就坏了,此后我司如何对待她都是合情合理的;如果她不创办公司与我司直接竞争,我还没有办法惩罚她,更加没有办法让她把从我司得到的所有利益都吐出来,甚至加上利息。
想不到,浓眉大眼的你,居然同样偷偷保留并且带走了色谱测定技术研发资料和用户信息!
杨XX到了张的公司,张XX到了你的公司。
杨是因为做假被我司辞退的。
张是因为太自私,去年12月份焦做售后半个月,在算提成时张不仅没有主动提出来分一半给焦,甚至在我提出来后还让我问焦做没做售后。焦可是力挺张做研发,很照顾其利益的。张会这么对待焦,我感到很寒心!
挺好,都是心术不正的前员工,至少都是我不要的员工,分别加入你们的公司。开始可能抱团,长期没有利益,要吵架,或者有了利益,分赃不平,更要吵架。
我很期待听到张或你被杨或者张算计了的消息,当然反过来杨或者张被你们算计了,我同样开心。
你的创业,在某种程度上大大减轻了张的格锐思对我司的破坏作用,因为你们相互之间更类似,因此竞争更强。
那么你和张彩霞能否合作甚至合并呢?人品和利益决定了不会,至少不会长期合作。
据说赵伟每给你介绍一单,你给他Y的回扣。你也太小气了,我司给经销商至少X的折扣,据说张和你给经销商的折扣还要大得多。赵伟为此搭上时间、精力和信誉,给Y,你让赵伟怎么死心塌地帮你啊?听说赵伟也要开公司,做经销商了。
你可以一时欺骗所有人,也可以一直欺骗某些人,但是无法永远欺骗所有人!
捣鬼有术也有效,但古往今来未有以此成大事者(鲁迅)!
贪、蠢、惨三部曲:人一贪,智商就下降,开始变蠢了;人一蠢,就开始膨胀,昏招叠出了;人一出昏招,就会被社会教育,只能收获悲惨下场。
以上都是我的心里话,就算作上次你请我指点你的简单回复吧。
祝你踏踏实实做好研发和用户维护,成为与我司相互竞争相互促进的友商!
 
3. 2020年8月28日9:47,赵林川发给赵伟(赵伟我司前销售人员,于今年8月1日正式离职)
赵伟你好!
转眼间你从科铭辞职已经快满一个月了。
听徐、钟和李等介绍,这一个月你先后做了下述与我司有关的事件:
1. 把用户转介绍给王黔,并且收取Y的介绍费;
2. QQ密码修改;
3. 挑起用户对预付款的疑虑;
4. 讨要7月份你的工资。
当然可能还有我们暂时还不知道的其它事。
如果上述事件属实,那么未免让我对你有点失望了,因为我相信了你承诺的“好聚好散”。
你之所以做出上述事件,无非是为了泄愤,或者谋利,甚至兼而有之。
如果说是为了泄愤,那么请问你哪儿来的对我司或者我的愤?
与你上一家公司相比,我司和我对你怎么样,难道你真的没数吗?
一来就做代测主管,后来让你做终端销售;真心实意教你各种知识和技巧;
在你拍着桌子吼着要辞职的情况下,按照辞退处理,以便给你离职补偿;
在离职协议中讲明你的7月份工资待你协助公司收回你负责的单子费用后再付给你。
也许你辞职,我没有诚恳挽留你,是你唯一可能对我不满的地方吧?
但是员工辞职,我从来都不会挽留的,不只是对你一人如此。
再说了,你做的这些,可能会给我司的销售工作,尤其是老用户造成一些困扰,但是根本就伤不到我们。此前孟、张、王等都做过,而且在继续做,做得比你还厉害,但是真正伤到我司了吗?
如果说谋利,那么与你付出的时间、精力和信誉等代价相比,你从王黔那儿拿到的Y介绍费,实在是得不偿失,同时也无法支撑日常开销。
何况,我司总比王黔他们强吧,我司给经销商的折扣可是X呢?
你宁可从我司辞职,也要去拿王黔给的Y?又不交社保?
此外,用户问起,我司简单回答:
“不知赵伟原来是怎么对您介绍我司的,现在离职了,他又这样介绍我司,必然有一个说法是谎言,老师你愿意信任一个说谎的销售人员吗?”
当然,你还可以说当初没有看出科铭是这样差的公司。那么反过来说明你笨啊!一个这么笨的销售人员,作为硕士以上的科研人员会愿意与其打交道吗?
劝劝你,今后的职业生涯还长着呢?要维护好自己的形象,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再说了,你这么做,让当初介绍你进公司的嵇很尴尬啊!以后谁还敢推荐你啊?
要说你目前最该做的,我建议利用这段时间,冷静地梳理、反思一下前两段工作经历中的得失,尤其是个人方面可能存在的不足,为开始新的职业阶段奠定良好基础。
以上都是我的心里话,能听进去多少,听天由命吧。不过我总相信你只是一时糊涂,本质上并没有那么坏,也没有那么笨。
 
4. 2020年7月31日10:49,赵林川发给张彩霞
 
彩霞你好!
近两年来冷眼旁观小苏和你玩出的种种花样,挺好玩。
只是你能否给小苏讲一下,能不能不要装模作样地谈测定的技术问题?
就他写的技术文章,尤其是最近的那篇《酶活试剂盒,您选对了吗》,
不仅用词、语法和逻辑一塌糊涂,而且专业知识和概念更是牛头不对马嘴,错误百出,自相矛盾,充分暴露了作者根本就不懂测定技术。
本来或者有一些贪便宜,或者随意的研究者还会上你们的当,这样的技术文章一出,连他们也不会再上当了。
作为你们的前老板,我都觉得丢人。
对行业的深刻理解(测定本身、用户和竞争)才是最根本的竞争力,
渠道恶性推广(降低格局,增加成本)、大折扣引诱经销商(贪婪无底线的双方能长期合作吗,必然狗咬狗)、低价吸引用户(利润薄导致无发展后劲)、
虚假技术申报专利、忽悠式售后(用户终究会明白过来,放弃这样的公司)终究是饮鸩止渴!
不过你不会明白,即使明白了也无法做到。
可惜了,你把一手好牌都打烂了!
一个人凭运气赚来的钱,终究会凭实力还回去,通常还加上了巨额利息。
原来我觉得是小苏带坏了你。后来我才慢慢明白根子还是在于你自己的膨胀和贪婪。
自从你不按照公司要求删除掌握的试剂盒配方开始,就注定了你迟早会走上这条路。
小苏的出现,只是加速了这个过程而已。
此前的两封邮件你没有回复,我居然还会给你写这第三封邮件,我也觉得奇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