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通知

生化试剂盒研发速率比值为1:3:24:231! 北京索莱宝和苏州格锐思他们是真敢吹! 少数用户你们还真敢再买?

发布日期:2019-10-11 10:54 浏览次数:

摘要:南京建成、苏州科铭、北京索莱宝和苏州格锐思生化试剂盒的研发速率比值为1:3:24:231,北京索莱宝和苏州格锐思他们是真敢吹呀!此外,南京建成和北京索莱宝久未上架新的生化试剂盒,苏州格锐思上架速率也显著下降。综合判断:南京建成和苏州科铭的生化试剂盒配方是自主研发的,但是北京索莱宝和苏州格锐思的生化试剂盒配方不是抄袭的,就是拼凑的;南京建成、北京索莱宝和苏州格锐思缺乏技术支持能力。配方是抄袭或者拼凑的和缺乏技术支持的生化试剂盒,少数用户你们还真敢买啊?
1.生化试剂盒研发需要大量时间、精力和经费
自主研发一种生化检测试剂盒,一般需要:(1)查阅相关文献,(2)依次按照测定的专一性、重复性和简便性比较多种不同的测定方法,从中选择一种方法,(3)购买试剂,准备多种类型的生物样本,配制试剂,进行实际测定,(4)根据测定结果,调整和优化测定方法,确定分离提取液、测定体系和测定步骤,(5)对测定体系各组分进行标准化,编写说明书。如果上述(3)和(4)的实际测定结果不理想,还需要重新选择测定方法。
可见,自主研发一种生化试剂盒,不仅需要技术实力和仪器设备,而且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经费。
2. 研发速率比值1:3:24:231,真敢吹呀
南京建成、苏州科铭、北京索莱宝和苏州格锐思生化试剂盒研发速率为0.1080.3122.57125.000种/人/月其比值为1:3:24:231。此外,南京建成和北京索莱宝分别从2014年6月和2017年6月以后生化试剂盒研发速率为0,苏州格锐思生化试剂盒研发速率在此后9个月显著下降,只有10.000种/人/月,相当于此前四个月研发速率的40%
北京索莱宝生化试剂盒的研发速率为2.571种/人/月,分别是南京建成和苏州科铭的248倍,已经很惊人了;苏州格锐思生化试剂盒的研发速率居然达到25.000种/人/月,即每个工作日每人研发一种生化试剂盒,是北京索莱宝的近10倍,甚至分别达到南京建成和苏州科铭的231倍和77倍!
根本就没有自主研发,这些试剂盒配方不是抄袭山寨其它的公司的,就是根据文献随意拼凑的!
后来其研发能力迅速丧失或者显著下降,只是因为能抄到的都抄完了,或者偷来的配方快用完了。
北京索莱宝和苏州格锐思,他们是真敢吹呀!
3. 真心希望北京索莱宝和苏州格锐思确实是自主研发的
如果北京索莱宝和苏州格锐思对其超高的研发速率,能够给出令人信服的证据和解释,请不吝赐教,不要装聋作哑,更不要王顾左右而言他,转移话题。我们当然愿意为自己的错误判断而道歉!
我们真希望北京索莱宝和苏州格锐思的生化试剂盒是真正自主研发的:一方面,维护了生化测定外包供应商的形象和声誉,增强了用户的信心;另一方面,促使其它供应商见贤思齐,提高研发效率。
此外,已经购买了北京索莱宝和苏州格锐思生化试剂盒的用户,就不用再胆战心惊,生怕拿到的是假数据;尚未购买过北京索莱宝和苏州格锐思生化试剂盒的用户,也多了购买的选择,不同供应商良性竞争,可以迫使供应商提高性价比。
4. 你们还真敢买啊
如果北京索莱宝和苏州格锐思对其超高的研发速率给不出令人信服的证据和解释,那么经销商和用户就必须提高警惕了。
一个供应商没有自主研发能力,其配方是抄袭或者拼凑的,如何保证生化试剂盒本身的质量?一个供应商没有技术支持能力,如何全程指导和帮助用户,及时有效全面地解决测定过程中碰到的各种各样的技术问题,从而保证测定结果可靠真实?
像这样的供应商生产的这样的生化试剂盒,用户你们还真敢买啊?
你们就不怕轻则测定失败,重则拿到的是假数据,被造假吗?
 
附录:研发速率的计算依据和分析
以下参与计算的数据,均来自企业年报或者官方网站或者企业公众号。
1. 南京建成
据官网介绍,成立于1992年,到2014年6月上架最后一种生化试剂盒“柠檬酸合成酶测定试剂盒”,合计270个月共研发了263种生化试剂盒;但是此后迄今62个月过去了,未再上架新的生化试剂盒。据其企业年报,16年、17年和18年,其缴纳社保人数分别为9人、8人和7人(更早的数据查不到)。生化试剂盒的研发速率为263种÷9人÷270 月= 0.108种试剂盒/人/月。
南京建成的生化试剂盒肯定是自主研发的,因为它成立最早,没有地方可以抄袭或者偷窃。但是,从2014年6月到现在,未再上架新的生化试剂盒,表明南京建成生化试剂盒研发能力已经彻底丧失。
一旦没有研发能力,也就意味着无法为用户提供新的生化试剂盒,更加重要的是,无法为用户提供全程及时有效全面的技术支持。
2. 苏州科铭
据官网介绍,成立于2011年9月15日,其2019版《检测试剂盒与来样检测服务清单》(截止到2019年4月)显示,合计92个月共研发了689种生化试剂盒。据其企业年报,16年、17年和18年缴纳社保人数分别为18人、24人和24人。生化试剂盒的研发速率为689种÷24人÷92月=0.312种试剂盒/人/月。
当然,苏州科铭的生化试剂盒肯定也是自主研发的,因为很多试剂盒即使南京建成也是没有的,是苏州科铭首先上架,甚至申请了发明专利的,想抄也没有地方抄,想偷也无处可偷。
3. 北京索莱宝
据官网介绍,其生化试剂盒部门成立于2015年,到2017年上半年,合计30个月共计上架了617种生化试剂盒;但是此后迄今27个月过去了,未再上架新的生化试剂盒。据其2018年年会部门合影显示,生化试剂盒部门约有8个员工(企业年报无法单独反映其生化试剂盒部门员工缴纳社保情况)。生化试剂盒的研发速率为617种÷8人÷30月=2.571种试剂盒/人/月。
就算北京索莱宝投入特别大,员工特别能战斗,研发组织特别有效,因此研发效率就是特别高。那么又如何才能解释“从2017年下半年到现在,几乎没有新增生化试剂盒”的现象呢?
只有4种可能:(1)曾经有一个很牛B的生化试剂盒研发团队,但是后来很快就解散了;(2)宣称自主研发的617种生化试剂盒只是吹牛,实际上根本没有这么多;(3)配方并非自主研发的,而是偷窃抄袭山寨的;(4)配方并未经过系统比较、验证和优化,而是根据文献匆忙拼凑的。
北京索莱宝的生化试剂盒配方的真正来源,我也不敢问,我也不敢说!
能够肯定的是, 27个月以来北京索莱宝没有研发能力,也就不能为用户提供全程及时有效全面的技术支持!
4. 苏州格锐思
据官网介绍,成立于2018年8月20日,在2018年12月13日前,合计成立不足4个月共上架了300种生化试剂盒;但是此后迄今9个多月过去了,才上架了270种生化试剂盒。据其企业年报,其2018年缴纳社保人数为3人。生化试剂盒研发速率为300种÷3人÷4月=25.000种试剂盒/月/人(截止到2018年12月13日);此后迄今其研发速率为270种÷3人÷9月=10.000种/人/月(截止到2019年9月30日)。
苏州格锐思生化试剂盒的研发速率,居然分别是南京建成和苏州科铭的231倍和77倍,甚至是北京索莱宝的10倍!
更加离谱的是,这样高的研发速率,居然是在公司成立不足4个月和只有3个缺乏研发能力与研发经验的员工的情况下取得的!
苏州格锐思的3个员工分别是苏艳孟、张彩霞和杨晡珺,其中苏和张系夫妻,是苏州科铭前销售人员,杨是苏州科铭的前代测人员,都不具备生化试剂盒的研发能力和研发经验。
新公司的3个新手在成立不足4个月的时间内,居然能够自主研发出300种生化试剂盒,相当于一个人一个工作日研发出一种生化试剂盒,期间还要筹建实验室、安装调试仪器设备和负责销售与生产等公司运营
就算3个新手能够以一当百,研发效率就是超牛,那么后9个月研发速率迅速降低到前4个月的40%,又怎么解释呢?
苏州格锐思的生化试剂盒配方就是从苏州科铭偷窃的旧配方,只是分批上架,从而显得像自主研发的而已。
由于没有自主研发能力,苏州格锐思当然不能为试剂盒用户提供全程及时有效全面的技术支持!
具体理由和证据参见本栏目之(1)“关于苏州格锐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声明”(18.12.13),(2)“国内生化测定外包供应商现状和发展趋势分析”(19.01.25),(3)“公开两封私信”(19.04.28),(4)“哈哈,苏艳孟你怂啦”(19.05.09),(5)“过度营销,谋财害命”(19.05.31)和(6)“苏州格锐思是一家皮包公司”(19.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