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通知

国内生化测定外包供应商现状和发展趋势分析 (2019版)

发布日期:2019-01-25 16:54 浏览次数:

生命科学研究存在测定困境。
生物样本的测定是烦难的。要想拿到可靠真实的测定数据,需要同时具备丰富的测定经验、齐全的仪器设备和充足的测定时间。
测定工作主要由研究生完成。但是,研究生,尤其是硕士研究生,恰恰缺乏丰富的测定经验。导师为了保证研究生的测定结果可靠真实,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和经费,对研究生反复进行测定训练。
由于学制的限制,等研究生具备一定的测定经验,能够相对保证测定结果的可靠性和较高的测定效率时,马上就面临毕业,实际上做不了多少有效的测定工作了,导师只好从头再训练新研究生。
这样的恶性循环,导致了研究生的测定结果没有保证,测定效率也始终处于较低水平。不能及时轻松地拿到更多可靠真实的测定数据,就不能在课题研究周期内发表更多更高水平的研究论文,研究生就不能按时毕业,导师也不能优质结题,也就不能成功申请新课题。这就是生命科学研究的测定困境!
测定外包就是把部分(购买试剂盒进行测定),或者全部测定工作(选择代测服务)委托给专业公司完成。
由于专业公司同时具备丰富的测定经验、齐全的仪器设备和充足的测定时间,能够保证测定结果的可靠性,显著提高测定效率,帮助课题组及时轻松地拿到更可靠更多的测定数据,从而在课题研究周期内用户可以发表更多更高水平的研究论文,研究生能够按时毕业,导师能够优质结题,并且成功申请新课题,进入科研的良性循环。
可见,测定外包能够有效破解生命科学研究的测定困境!
测定外包已经成为越来越多生命科学研究者的选择,但是目前国内测定外包供应商良莠不齐。为了帮助广大用户和经销商更好地选择测定外包供应商,我们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从网上收集公开信息,结合自己掌握的实际情况,对国内现有生化测定外包供应商的现状和发展趋势进行分析,供大家参考。
截止到2018年底,按照提供生化测定外包服务时间先后顺序,国内生化测定外包供应商主要有南京建成生物工程研究所(简称南京建成)、苏州科铭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简称科铭生物)、北京索莱宝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北京索莱宝)、上海优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上海优选)和苏州格锐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苏州格锐思)。
1. 南京建成
创始人季建成教授,创办于1992年6月,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关联企业23家。
现有生化试剂盒149种,细胞凋亡试剂盒23种。
同时提供试剂盒和代测服务。
2006年7月季建成教授退休后,新老板开始多元化转型,先后成立约23家关联公司,不再专注于生化试剂盒的自主研发,近3年来未上架新生化试剂盒。
南京建成是国内最早投入生化测定外包领域的专业公司,其生化试剂盒系自主研发,偏重于动物材料的检测,尤其是在细胞凋亡检测方面有优势,在国内拥有一大批老用户。
现状:试剂盒种类少,更新慢,甚至近几年没有更新;提取液种类单一,通常为生理盐水,不能适应植物等其它生物样本;没有自己的销售队伍,没有签约经销商;售后服务响应慢,尤其是对用户碰到的形形色色的技术问题。
就生化测定外包服务而言,南京建成还可以利用创办时间早的优势,继续吃一段时间的老本,但是发展后劲堪忧。
2. 科铭生物
创始人赵林川副教授,创办于2011年9月,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关联公司无。
现有生化试剂盒约750种,ELISA试剂盒约20多种,HPLC和GC检测技术约220种。
同时提供试剂盒和代测服务。
累计生产和销售了约14万个试剂盒,成功完成了约1万单代测服务,帮助广大用户显著提高了测定效率,赢得了广大用户的信赖。
现状:试剂盒种类多,而且系列成套,更新速度适中,平均每月推出10种左右试剂盒和检测技术;针对不同指标和不同类型生物样本,研制不同提取液,保证了提取分离效果,适应于各种生物样本;有自己的专门销售队伍,销售人员都是从研发和代测人员中选拔,能够从用户研究本身出发提供专业建议;有经销商,正在建立签约代理商队伍;售后服务响应快,为用户提供及时全面有效的技术支持。
就生化测定外包而言,科铭生物聚焦用户的核心需求——及时轻松拿到可靠真实的测定数据,始终专注于生化测定外包,坚持自主研发、生产和代测服务;实行“试剂盒先用后付”和“代测服务提供免费预测定”政策,统一价格和折扣,不搞“促销、送礼品和虚假宣传”等商业套路和销售噱头;以实事求是,尊重用户,更尊重科学的态度服务好用户。
3. 北京索莱宝
创始人马玉岭(商人),创办于2004年9月,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关联公司6家。
现有生化试剂盒约500种,不提供相应的代测服务。
     北京索莱宝在2016年前曾经是科铭生物生化试剂盒的经销商,因为擅自贴牌,被科铭生物取消经销商资格。
与南京建成和科铭生物陆续上架新试剂盒不同,北京索莱宝后于2016年下半年一次性上架约500种与科铭生物高度雷同的生化试剂盒,但是此后2年多未见新的生化试剂盒上架。因此,北京索莱宝生化试剂盒虽然号称是自主研发,但是鉴于上述情况,其真正来源只能存疑。
此外,北京索莱宝生化试剂盒定价是南京建成和科铭生物的2倍,即使打7折,也仍然是南京建成和科铭生物同类试剂盒价格的1.4倍,存在虚高定价现象;号称自主研发,实际抄袭山寨,存在虚假宣传现象;促销打折送礼品,存在商业套路和噱头现象。
北京索莱宝目前只提供生化试剂盒,不能提供相应的代测服务。
仅就生化测定外包领域而言,北京索莱宝依靠抄袭山寨 和商业套路,缺乏自主研发能力,技术支持能力差,不看好其发展前景。  甚至会因为生化试剂盒影响用户体验,拖累其本身优势领域的发展。
4. 上海优选
创始人崔江涛(商人),创办于2013年12月,关联公司5家。
现有生化试剂盒约100种,提供相应代测服务。
与北京索莱宝一样,曾经是科铭生物的经销商。于2018年上半年一次性上架约100种与科铭生物高度雷同的生化试剂盒。在2018年10月15日号称800余种上传中,迄今未见其余的生化试剂盒上架。同样,上海优选的生化试剂盒虽然号称是自主研发,但是鉴于上述情况,与北京索莱宝一样,其真正来源只能存疑。
此外,上海优选存在虚假宣传现象,包括上述号称有800余种生化试剂盒,但是迄今仅上架约100种;号称国内最早研发抗氧化试剂盒,并且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实际上南京建成才是最早研发抗氧化试剂盒,并且上海优选并没有相应发明专利。
仅就生化测定外包领域而言,上海优选同样存在与北京索莱宝类似的问题,甚至更严重,不看好其发展前景。
5. 苏州格锐思
表面上创始人是谢红收,实际创始人是苏艳孟、张彩霞和杨晡珺,创办于2018年8月,关联公司1家,苏州博铭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简称苏州博铭)。
现有生化试剂盒约300种,提供代测服务指标约200种。
苏艳孟和张彩霞系夫妻,是科铭生物前销售人员。因为工作严重不负责任,与用户、经销商和同事关系紧张,涉嫌出卖公司试剂盒配方,而分别于2018年初和2018年中被科铭生物辞退。代测服务负责人杨晡珺是科铭生物前调查人员,因为无法提供测定的原始数据而被科铭生物在2017年5月辞退。
苏被辞退后,忽悠科铭生物在哈尔滨的经销商投资,于2018年6月创办苏州博铭。在投资人了解苏的为人后撤资,于2018年10月底注销了该公司。奇怪的是,早在苏州博铭被注销前的2018年8月,苏已经换了马甲,以谢红收的名义注册成立了苏州格锐思。
2018年底苏州格锐思一次性上架了约300种与科铭生物高度雷同的生化试剂盒。
北京索莱宝和上海优选的生化试剂盒的配方只是来源存疑,苏州格锐思生化试剂盒的配方来源非常明确,就是苏和张在科铭生物工作期间从科铭生物非法窃取的。该判断的理由:在科铭生物工作期间接触过部分试剂盒配方,现有试剂盒与科铭生物高度雷同,短时间内新公司无法自主研发出这么多试剂盒。
非常不看好其发展前景,因为创始人做人做事唯利是图,没有底线,无法领导公司参与正当的市场竞争;缺乏技术背景,没有研发和生产经验,不能保证试剂盒质量和售后服务质量;代测服务主管有弄虚作假的前科,代测服务质量无保障。
如果上述3家公司能够认清测定外包的本质——丰富的研发、生产和代测的经验才是做好测定外包服务的核心,而不是配方,就像不是买本菜谱就能做大厨,更加不用说开饭店了;能够洗心革面,不再抄袭山寨和虚假宣传,少搞乱七八糟的商业套路和噱头;共同坚持自主研发,给用户提供性价比高的试剂盒和代测服务,那么科铭生物可以既往不咎,欢迎你们正当竞争。
相反,迅速发财致富的方法都在刑法里写着!祸福无门,唯其自招!!

下一篇:没有了